他只能在这里接手这桩稀奇古怪的案子了

2020-06-05 00:02作者:admin来源:未知>次阅读

当赵起彻底消失在众学生的视线之外后,教室里原本被压抑着的笑声才暴发出来。对于许多学生来说,没有什么事能比这种事更可笑了。“哈哈……”虽然已经走远,教室中的笑声还是传进赵起的耳朵,他的脸顿时涨得通红,因窘迫而产生出某种怨恨。他没有回自己的教室,而是走向校门外。“喂,同学,你怎么了?”门卫上前拦住了他。除了某些众所周知的人,其他学生在上课时都不能随意出校。……门卫坐在椅子上,奇怪地看着周围。教学大楼静悄悄的,远处的操场传来学生缥缈的嬉闹声,这一切都跟平常一样。“奇怪……”门卫抓抓自己那毛发稀疏的脑壳,“为什么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?”……刚才还传出笑声的教室突然间安静下来,学生们都感觉到跟刚才同样的恐惧感。因为嫌吵,易雪再度用些微的杀气让所有人闭了嘴。不过已经迟了,易灵已然被那一阵笑声吵醒。易灵打了个哈欠,下意识地伸了一个懒腰。这个哈欠在安静的教室里显得异常响亮,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他们两人身上。易灵只觉得手触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,由于刚刚睡醒,他还没有清醒过来。易灵无意识地捏住那一团柔软的东西,抓了两下。待他清醒过来的时候,他才发现自己抓住的是易雪的乳房,隔着衣服还能感觉到有一粒东西被自己的手掌压住。这时,他才醒悟自己的睡姿又被易雪改过了。他连忙收回手,坐起来,心虚地看看周围。当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他们俩看时,易灵不禁有些尴尬。反观易雪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让学生们不禁怀疑易灵做这种事已是轻车熟路。“咳,咳。”老师咳嗽了两声,试图把学生的注意力拉回来。“我们已经浪费不少时间了,现在开始上课。”在这节课上,刚才所发生的事又不免成为众学生的话题。“刚才他们也太大胆,在上课时当众人面就……”“就是,实在是羡慕死我了。”“你们男人都是色鬼。”……由于位置原因,教室里稍响的说话声易灵都能听见。他小声地坐在身边的易雪说:“拜托,下次不要再这样了。”“哦……可是,人家喜欢这样嘛。”易雪娇声道。话说出口,易雪不禁愣了一下。且不说这种语气,居然连这种小事自己都会违逆易灵,在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“那,下次注意点吧。”易雪的话把易灵原本的尴尬一扫而光。察觉到易灵并无不快,易雪也稍微放心了。尽管不愿意听,但同学的窃窃私语还是会传到易灵的耳朵里。“刚刚两次不知道是不是撞到鬼了,真是吓人。”“大白天的哪来鬼啊。什么鬼,都是自己吓自己罢了。”“胡说,那旧楼这两天总是死人,你该怎么解释?”当听到某个人提到“旧楼”时,易灵不觉心念一动,似乎想起了什么。那是一种很熟悉的模糊感,但又没有确实的感觉。不过,旧楼有着超自然现象的存在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“不过,总是死人是怎么回事?”易灵心想。“巧合,那些只是巧合罢了。”说话的另一方还在嘴硬。“巧合?”那人看看左右,压低声音说,“如果你去看过现场,就不会这么说了。”“难道你看过?”“我当然没这个胆子,听说……”从他们的对话中,易灵大致了解事情的缘由。校方称旧楼过于危险,决定将其拆除,结果不断有施工人员无故惨死在旧楼里。死相极其恐怖,根本不是正常人所能做出来的。为了避免恐慌,学校停工封锁了旧楼周围一百米的地方,对外宣称那些都是意外事故。警方也无能为力。比如一个案例,一个施工人员和同事在下班猛然想起有东西忘在楼里,孤身一人回去取,结果久久不回。第二个人去找他,结果也是久久不回。第三个人死活不肯去,于是十几个人结伴而去,一进门就看见两人笑着看他们。只有一个在微笑的头,下面的身体怎么找都找不到。所有目击者都信誓旦旦地说当时楼里绝不可能有其他人在,既然没有人在,那只能是鬼了。有人说这旧楼是为了镇住某个强力的恶鬼,是拆不得的。又有人说这旧楼是明空市的风水命脉,一旦拆了将会怪事不断。至于那校园流传的十大灵异事件全都是发生在旧楼中,更为旧楼添了几分诡异。一时间,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,就连邻市都听说了。警方在白天集合几十名武警,到旧楼的资料室中把所有的资料都运了出来,想找出些线索。这时才发现旧楼的建造记录不见了,它原本是放在资料室最角落的地方。易灵不禁想起一个被遗忘的人——胖子,当初就是他告诉自己校园中的灵异事件,也是他带领自己去资料室寻找十五年前的资料。易灵这时才发觉胖子已经好久没有找过自己,他想去找胖子。但胖子根本没有告诉易灵他在哪个班级,他虽然说过自己的名字,易灵却也忘了。下课后,他在学校里逛了一圈,像胖子这样大体积的人是非常好的目标,可惜易灵还是没找到他。跟在他身后的易雪在学校里造出不大不小的骚动,有几十个人坚持不懈地跟了他们在学校里逛了一圈。中午吃饭时,易灵也没有在他们惯常吃面的面馆里看到胖子的身影。不知不觉,他们已经走到学校中那条被称为“情人路”的林荫道上。冬天已经不再林荫,只留一条种满光秃秃的树的大道。但即使如此,还是许多情侣在这里互相调戏。无论走到哪里,易雪总是能吸引一堆人,在这种地方更是惹得许多情侣当场分手。当看见许多人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自己时,在这种特定的场合,特别的气氛中,易灵也不禁有些飘飘然。他搂住易雪纤细的腰枝,像是一对普通情侣似地走在校园里。易雪轻轻地依靠在易灵身上, 宁夏11选5投注技巧嗅着易雪身上传来的处子之香, 宁夏11选5走势图感觉着易雪身上带来的温软。低头望去, 宁夏11选5彩票网易雪的眼神迷离, 宁夏11选5彩票平台双颊绯红,显露出一种平时难得一见的妩媚妖娆。易灵不禁忘记那些烦人的琐事,只愿这一刻能够永远。“奇怪,为什么我被他这样抱着,会有很舒服的感觉……如果可以一直这样……”易雪同样也是这样的想法。虽然她自己不愿承认,但总想着保护易灵,她真的有些累了,想要一辈子依靠在易灵。但她不敢去考虑这种事,她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保护易灵,她要做的是让易灵依靠在自己身边。如果做不到这点,她就没有存在的必要。但这一刻,她也不愿去想这么多,只想软软地投入易灵的怀中,能享受一刻的温存,就享受一刻。沉浸在二人世界的两人,并没有注意到在校外一座高楼的楼顶上,有一双怨恨的眼睛在看着他们。“你是我的……你一定是我的!”赵起咬牙切齿地说,“我是世上最强的人,只有你才配得上我。”一阵衣服和地面的摩擦声吸引了赵起的注意力,他回过身一看。一个被绑住的妙龄女子正努力挪动自己的身体,想要逃开。赵起冷笑着起向那女子,在那女子看来,只不过是个普通学生的他显得如此恐怖。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,但眼前这人明显不怀好意。赵起俯视着这个女子,她脸上的恐惧让赵起有一种比发泄淫欲还要畅快的快感。看着女子被冰凉的硬地板磨破的皮肤正一点点往外渗血,他终于忍不住了。……方敬渊很头痛,因为他碰到一个很棘手的案子。作为一个警察,他很少遇到过毫无头绪的案子,今天他总算是遇到了。最近所有的警力都被派去调查明空四中那个诡异的案子,他死活不肯去,作为一个曾经调查过十五年前的那个案子的警察,他再不想去那栋旧楼了。那时他才是个刚入行的小警察,第一次碰上的命案就让他吐得记忆犹新。于是,他只能在这里接手这桩稀奇古怪的案子了。报案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白领,她自称被人强奸。可是她又说不出是谁做了这件事,也说不出案发地在那里。她之所以会认定自己被强奸是因为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处女,而且她还一点都记不起几小时前发生过什么事。她的身上有被擦伤的痕迹,而且同事也能证明她曾失踪了几小时。方敬渊怀疑她服用了什么药物,可又检查不出什么来,根本就是什么线索都没有。“唉,头痛啊……”他揉了揉自己的头,向远处眺望,舒缓一下紧绷的神经。一个很特别的人出现在他视线里,说他特别,是因为他只有一只眼睛,而且脸上还布满了伤疤。凭着多年来的直觉,山西11选5方敬渊就感到这人不是一般人。那人张望了一下,径直走向局长办公室。过了几分钟,局长就满脸堆笑地和他一起走出来。方敬渊可以看出,虽然局长满脸笑容,但还是对这个人颇为忌惮。“老方啊。这位是上面下来的李默同志,是位法医。上面听说我们这里出了大案子,派他来协助我们。你把带到现场去看看吧。”方敬渊头痛得更厉害了。……一天很快就过去了,回到家后,易灵总觉得心神不宁,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。自从听到有人讨论旧楼的事,他就一直有这样的感觉。没有能够找到胖子,更让他有些不安。不安什么,他也不知道。“雪,你说我们是不是该……”易灵没有发现自己对于易雪的称呼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易雪注意到了,却不知道原因。“不。”易雪知道易灵想说什么,易灵想到趁夜去旧楼打探一下。她绝不同意如此危险的事,虽然她不知道有何危险,但就是觉得非常危险。她也知道,自己的直觉一向是很准的。“那我自己一个人去。”“更加不行。”“唉。”易灵一把抱住易雪。虽然就在易灵动念的一刹那易雪就有了心理准备,但被抱住,易雪还是有一些心乱和甜蜜。“别这样,我们一起去吧。”“不,不行。”“你也能够体会我的感觉吧,如果不去,我心难安。”“不……行……”易雪的态度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坚决。“去吧。”“先吃饭吧。吃过饭再说。”终于,易雪的态度软化了。同时她也暗下决心,下次绝不不能再如此纵容易灵,这次就例外一下。……冬夜本就已是寒风剌骨,当走到旧楼旁时,一股阴气几乎让人的血液为之凝结。为了办案,有一百多名警察在这里,但谁也不愿意在晚上靠近这里。方敬渊裹着大衣还有些发抖,他看着衣衫单薄的李默,苦笑着摇摇头。“李……”“叫我李默就行了。”“李默啊,你确定要在晚上进这个大楼?”“有些东西,只有在晚上才看得到。”“你、你是指……那种东西?”“你先走吧,这里不适合你。”方敬渊绝不会逞英雄,但也不会临阵脱逃。“我在外面等你吧,校舍那里还有一百多个弟兄。情况不对,我就叫人。”“用不着,来多少都是白搭。”李默淡淡地说。方敬渊:“……”他看着李默的身影消失在黑暗的楼道之中。……易灵急匆匆地吃完饭,就和易雪出门了。他依然不知道,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。“你们要到哪里去?带上我一块儿吧。”角落里的赵起阴笑起来。不出易灵所料,旧楼附近果然有警察,那个警察盯着旧楼的唯一入口,不过这对于易灵来说根本不是问题。聚起炎之气后,以他的速度想要通过这个警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。方敬渊只觉眼前一花,似乎有一道影子进入了旧楼,再仔细一看,什么都没有。“呸。”他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,“这地方还真是邪门。”身后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,方敬渊身体一颤,猛然转身,手伸进口袋握住手枪。身后只是一个样子很普通的学生,方敬渊松了一口气。“喂,同学,这么晚了,你想干什么?”虽然松口气,但方敬渊还是不放松警惕。这种时候,不应该出现任何学生。……方敬渊突然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,眼前的情景有些熟悉,似乎在哪里看见过。“等等。”他看到一个熟悉的门牌号,“这里不是旧楼吗!为什么,为什么我会在这里!”方敬渊情不自禁地大叫起来,因为恐惧,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。他打开随身带着的手电筒,前方的拐角闪过一个人影。跟还是不跟?方敬渊犹豫了。……第三次走进旧楼,易灵对这里的地形已经颇为熟悉了。旧楼的构造很别扭,不知何故造得斗折蛇行,跟迷宫似的。易灵也只能对自己到过的地方熟悉。据说那种东西不太会转弯,因此曲折的走廊特别容易让他们聚集。易灵没有带手电筒之类的东西,他把炎之气聚在手指上,随便在墙上一擦就能点燃,像一枝蜡烛一样发光。阴暗的楼道中,只有易灵和易雪的脚步在回荡。寒风从窗外吹进来,把破烂的窗帘吹得啪啪作响。炎之气产生的火焰不似一般的火焰,即使在这样的大风中也纹丝不动,静静地燃烧着。随着人的移动,他们的影子在布满的灰尘的墙壁上游移。几只不知名的昆虫被火光照到,立刻躲进墙角的阴影里。偶尔会有硕大的老鼠从眼前穿过,发出一阵窸窣的声音。越深入旧楼,就越感到冷。并不是因为寒夜的风,而是一种被浸没在冷水中的阴冷。易灵感觉自己不像是走在平地上,而是走向一个水潭的中心。起初只有脚踝觉得寒冷,现在整个下半身就像是走在水里,再往前估计就要淹没自己了。这种寒冷太过真实了,下半身已经有些麻木。易灵深吸一口气,内敛的炎之气充满全身,寒冷的感觉顿时一扫而光。墙上的一条浅浅的黑线引起易灵的注意,这线正好达到易灵半身的高度。易灵抚摸着这条黑线,黑线以上的温度还算正常,黑线以下则是阴寒无比。易灵心念一动,把燃烧着的手伸到黑线以下,火焰毫无征兆地熄灭了。火焰不似是被风吹熄的,倒像是被某种东西扑灭的。周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,不知怎的,外面明明有月亮,却没有半点光亮透进来。易灵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某个关键。他真的抓到了,一只冰凉的手突然抓住他的手,就在易灵一愣之际,手拼命往下拉,像是想要把拉倒在地。易灵将炎之气聚在手上,手的温度在瞬间达到千度以上。虽然无法外释成火焰,但这温度是任何生物都受不了的。冰凉的手不甘心地继续拉扯着,力量越来越小,直到彻底感觉不到它的存在。一只手消失了,无数只手伸了出来。抱住易灵和易雪的脚,接触到它们的地方顿时冻成黑紫色,透骨的极寒让痛感瞬间消失。易灵能够感觉到空气中传动着一阵骚动,液体状的物质在轻轻拍打他的上半身,就好像翻腾的海浪在拍打岸礁。“可恶!”易灵骂了一声,“雪,你没事吧。”易灵脑海中传来易雪的声音:“我没事,但现在没办法说话。”十成的炎之气暴发,火焰如烟花般绽放,火光照亮整个楼道,炙热驱散骇人的极寒。在光明之下,黑暗中的妖物无处遁形,易灵终于看清那些黑线之下的生物。那一个个都是胀成气球般的尸体,它们肥厚的手正抓着易灵和易雪。易雪力气较弱,已经被它们按在黑线之下。她的脸冻成铁青色,头发上结了一层严霜。如果换作一般人早就死了,不过对易雪来说这只是小菜一碟。被火光照到,那些东西马上无法动弹。炙热在驱散寒冷的同时,整个楼道中发出“嘶”的长响,好像是什么东西蒸发了一样。空气中虽然没有冒出白色的蒸汽,但也能让人感到一股滚烫的气体冲到脸上。楼道中顿时充满闷热,就像是湿热的酷夏一般,不过暑热很快就被夜风吹走。易灵再感觉不到半点寒冷,取代寒冷的是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。地板上堆满几十具肿胀的尸体,一只老鼠窜过,尸体上的肉被它一碰即落。“快把火熄了!”一个易灵曾经听到过的声音叫道,易灵来不及去想是谁,下意识地便把火熄了。一束手电筒的光从远处射来,一个人影从那边走向他们。“是我,李默。”易灵一愣,他没想到李默也会在这里。“你为什么来这里?”“说来话长,灵能部缺人,只好派我来顶一下了。”李默渐渐走近,他那张布满伤疤的独眼模样,比起地上的尸体来还真说不出哪一个更恐怖。他说道:“你不应该来这里,这里比你想象得危险得多。”“为什么!”易灵不服气地说道,“我不是漂亮地解决掉这里的东西了吗?”“你刚刚差点就死了。”李默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这东西的确是怕火,正好被你克。不过,如果你刚才再晚一步熄火,聚积的尸气就会被点燃,然后爆炸。”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广东36选7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Powered by 山西11选5 @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